行业资讯

戛纳电影节爆冷闭幕 华语宣传团大热而归

华语电影项目和影视明星到欧洲三大电影节博宣传,早已不是新鲜事。欧洲三大电影节,就属戛纳关注度最高,自然戛纳的宣传战也最激烈。早年间,大多数华语电影和影视明星还只是趁着作品在戛纳参赛、参展之际,顺便做做宣传。而能够被戛纳选中参赛或展映的影片,绝大多数都有较高的艺术水平,当然也不乏兼具艺术与商业品质的作品。

最近这些年,各大影视公司和明星越来越重视国际电影节的宣传平台作用,逐渐发展到不管有无作品入围竞赛或展映单元,都要到戛纳惊艳一把全世界的地步。范冰冰当年一身龙袍踏上戛纳的红地毯,成功地吸引了各方的关注。自此以后,越来越多的华语明星想尽办法踏上戛纳红毯,目的就是博出位。本来以为上届戛纳电影节红毯上张馨予的一身东北风的花床单造型已经是这类行为的登峰造极之作,没想到本届毫不知名的“电影人”、“网红”用羽毛装、露胸装轻松超越了张馨予。

戛纳电影节本身具有宣传平台的功能,各国的电影项目在此展现自己本是一件好事。但凡是都有个度,连作品都没有,纯粹为了个人宣传而去戛纳博出位,很显然是超越了这个“度”。中国人做事既要讲究面子,也不能忘了里子。没有作品作为里子,再多、再出位的宣传也赢不到真正的尊重。

昨天凌晨,随着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项的颁出,为期12天的第69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正式落下帷幕。本届戛纳金棕榈奖评选结果大爆冷门,引出争议不断——电影节场刊上获得高分的《托尼·厄德曼》和《她》颗粒无收,反而是80岁英国老导演肯·洛奇的重复自我的作品《我是布莱克》斩获金棕榈大奖;27岁天才泽维尔·多兰《只是世界的尽头》此前夺奖呼声不高,却获得仅次于金棕榈的评审团大奖;最佳导演奖出了“双黄蛋”——罗马尼亚的克里斯蒂安·蒙吉和法国的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并列获奖;获得影后的菲律宾女演员贾克琳·乔斯被认为其实是女配角。然而,戛纳的这些事关艺术的冷门和争议都与华语电影无关,因为本届戛纳各个竞赛单元的入围华语片数量均为零。但这并不能阻碍华语宣传团成为戛纳电影节上最活跃的群体,从红毯到各种酒会,从海滩到电影宫,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而今戛纳闭幕,收获了曝光率的华语宣传团也心满意足地“载誉归来”,回到各自的岗位上继续努力赚钱。

金棕榈奖项引争议

当第69届戛纳电影节刚刚公布入围名单时,全世界的电影界都在惊呼:这真是含金量超高的一届电影节!金棕榈入围片单上,既有戛纳获奖常客,也有新生代新锐,既有业内公认的大师,也有文艺小众的挚爱。这样一届理应在赞美和欢呼声中落幕的电影节,昨天公布颁奖结果时却迎来了一片嘘声。之前夺奖呼声高的入围作品颗粒无收,而评价较低或者争议较大的电影纷纷上榜,这样的结果固然彰显了本届金棕榈评委会与众不同的审美视角,自然也引来了极大的争议。

在过去的年份里,在戛纳官方场刊上获得高分的入围电影,通常也会在最终的获奖名单上有一席之地,今年的情况则有所不同。获得官方场刊史上最高分(3.7分,总分5分)的《托尼·厄德曼》、获得3.5分的贾木许作品《派特森》以及惊艳亚洲的保罗·范霍文的《她》(3分)均在昨天的颁奖典礼上颗粒无收。

相反,被认为重复自我的英国导演肯·洛奇的作品《我是布莱克》(场刊评分2.4分)获得了金棕榈大奖,这也是他继2006年《风吹稻浪》后第二次登顶戛纳;场刊评分仅有1.4分的27岁天才小鲜肉导演泽维尔·多兰的《只是世界的尽头》获得仅次于金棕榈大奖的评审团大奖;接下来的最佳导演奖也让媒体大跌眼镜,同时让中国的电影媒体大感亲切,因为戛纳居然也颁出了“双黄蛋”——罗马尼亚的克里斯蒂安·蒙吉和法国的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并列获奖;菲律宾女演员贾克琳·乔斯获封影后,但她的获奖作品《罗莎妈妈》是一出群戏,她因此被认为只能算女配角……大概只有影帝的归属——《推销员》沙哈布·侯赛尼算是众望所归。

如此有争议的一届金棕榈颁完,评委会在见面会上毫不例外地迎来一波口水。有媒体犀利地质疑:“你们是因为自己在戛纳的生活太奢华,为了自我反省才把(金棕榈)大奖颁给讲述普通人艰难生活的《我是布莱克》的吗?”法国《电影手册》官方推特更是毫不留情地批评:“一届相当不错的戛纳主竞赛被一群眼瞎的评委毁了。”

华语宣传团仍热火

面对第69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颁奖结果,来自全世界的电影媒体跟本届评委会在发布会上就“什么才是自己心目中的好电影的议题”吵得不可开交,然而这跟华语电影并没有丝毫关系。虽然在戛纳电影节举办的12天时间里,中国的观众时时刻刻可以在各种媒体平台上看到华语明星的各种消息,实际情况却是本届没有一部华语电影入围戛纳电影节的任何一个竞赛单元,这也是24年来的第一次。这就意味着,除了少数受到电影节官方和电影节赞助商邀请的之外,大多数活跃在戛纳的中国明星,都是为自己博宣传。

尽管没有一部华语作品入围,华语宣传团在戛纳依然十分高调。带着电影项目去戛纳的,纷纷炫耀自家买了戛纳街头多大的广告位,或者是在戛纳官方场刊上做了几页的广告;跟这些电影项目有关的明星,则热火朝天地安排各种采访;没有带电影项目的明星和网红,则纷纷在社交平台上秀自己踏上了戛纳的红毯、在戛纳海滩拍摄的时尚大片,以及又参加了多么高大上的戛纳酒会、跟多么知名的国际电影人合了影。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杨莲洁    来源自:北京晨报